简单地进行优劣的对比并不客观
2020-02-03 04:39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在纽约城市管理者看来,人们承认管理是有效的,同时管理也做到透明,这使得当街冲突发生的机率降低。当然,纽约摊贩也曾引发争议。曼哈顿34街的街道代表一度希望能够把流动商贩驱逐出去,理由是有碍观瞻。而为小商小贩主张权利的组织反问:您希望您所居住的城市只充满了星巴克和豪华大厦,还是那个城市允许那些个人企业家和移民者作为街头商贩的存在,哪种城市管理更让人们充满希望呢?

那么在美国,谢云峰这样的流动摊贩,会有类似中国的城管这样的管理人员对他的日常经营进行管理呢?观察者段钢先生说,有了公开的管理和严格惩罚措施,流动摊贩们在纽约街头井然有序地经营着,当然这并不代表特别容易。据说老谢初来乍到时着实吃过一些“不讲究”的亏,为此不只一次,结果执起法来“绝不将就的”纽约警察的罚单:

记者一度试图通过哥伦比亚大学学生联系到谢云峰本人,显然为生活奔忙的他没有太多的闲暇时间接受访问,据了解,每天天不亮他就要起床准备食材,然后清晨到达摊位地点,为了保证食材的新鲜,中午之前他还要返回家里准备第二批新鲜的食材。生存不易,记者不忍执意打扰。用段钢先生的话说,谢云峰做餐车小贩之前是一名厨师,收入也还不错。虽然经营餐车以来,投入的两万多美元还没有收回成本,但是从他自信的脸上,可以看到一种愈挫愈奋的街头企业家的气质。当然这种气质中也不会掩饰掉生活的压力:

这就是谢云峰的故事,这个故事可能让很多人自然地和中国的小贩以及城管制度进行对比。但实际上,每个国家的国情不同,发展程度不同,简单地进行优劣的对比并不客观。

谢师傅看起来和国内的小贩似乎没什么区别。其实还真是不一样的地方。因为要想在美国申领餐车执照,需要首先得到卫生部门的售卖许可,要求本人亲自上门提交材料,申请规定纷繁复杂,比如申领者必须提供社会保险号或者个人税务号码、纽约州销售税证书、环境控制部门达标证明。

甚至规定中还包括,如果申请者如果离婚并且有孩子,必须缴纳孩子的抚养执行表格,证明没有拖欠孩子的抚养费等等,以此考察申请者的诚信资格。此外,申请者必须通过食品处理课程的考试,考试包含中文版本。以上程序全部通过,才能凭此申领餐车执照。

城管,小贩,这对矛盾体如何破解?我们不愿轻易否定武汉城管卧底的探索意义,同时也希望谢云峰的故事能够给我们更多的启发。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门口时常可以看到一个写着“中国西北名吃”的流动摊车,车上卖着肉夹馍、凉皮之类的中国小吃,生意好的时候每天可以赚七八百美元。

段钢:说实话他是挺艰苦的,他并不像咱们想像的那样。他好的情况下每天营业收入,也就是销售收入达到7、8百美金,现在有的报道就是他每天赚7、8百美金,这是不太可能的,但是总的来讲,他认为那地方还不错。

尽管如此,我们还是应该看到,在小贩的管理上,中美之间在理念上还是存在不小的差异。比如所谓城管卧底其实是希望城管执法时能够感同身受,寄希望的是个人。而美国则更多是靠制度来约束小贩,靠制衡来保证小贩的生存权利。

段钢:我去纽约住了一段时间,因为我老得去哥大,他就在好莱坞大街那哥大门口,写着中国西北名吃这么一个小餐车。我第一天去我就注意他了,结果我第一天去时他正在修发电机,我没吃上。很多人都跟我讲,他做的不错,后来我就去吃,和他聊了聊。

根据统计,像谢云峰这样靠双手勤劳致富的摊贩在纽约街头约有20000个。纽约市政府网站上挂有细致入微的规章制度规范街头小贩的行为。

这辆流动摊车的主人是来自河南洛阳的谢云峰,他不会说英文,只能听懂one、two、three,连four都听不懂,但是这并不妨碍他的生意安稳兴隆。

段钢:纽约对小摊贩的处罚是由一个部门开出来的,要求你自己自觉去交这罚款。如果你不交,那好,警察局出面逮捕你,逮捕的频次也比较高,平均每两个人一年就有一次逮捕。

走在纽约街头,无论在的曼哈顿还是遍布中文招牌的法拉盛,随处可以见到兜售热狗、小吃、饮料,水果甚至旧书各色商品的街头摊车,他们就像这个城市里存在的一个个彩色气球,200年来以相当讨巧又欢乐的方式受到城市里居民和游客的极大欢迎。北青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段钢先生在哥伦比亚大学门口邂逅的摊主谢云峰就是其中之一。

15日8点3分,身在美国纽约的网友“排长卫华”发了条微博:来自河南洛阳的谢云峰只能听懂one、two、three,连four都听不懂,但是这不妨碍他在哥伦比亚大学(位于纽约曼哈顿)门前做摊车小贩,卖肉夹馍、凉皮之类,生意好的时候一天可以有七八百美元的收入。微博还配发了一张图片,链接了一篇名为《美国的街头小贩如何生存》的文章,讲述了不懂英文的洛阳人谢云峰在哥伦比亚大学门前当摊贩的曲折故事:他在考取纽约当地的餐车厨师执照后,因无意中违反了几项管理规定,曾被当地卫生局罚款超过1000美元……

段钢:执法过程绝不将就,比如说谢云峰他的餐车按照规定必须要离马路边2.5英尺,他有一次就被罚了钱,大概罚了他200还是300美金,我记不住了,但是罚了很多。他当时大概量了一下,离马路牙子大概有3英尺,这就不行,他要求2.5英尺就是2.5英尺,多一点少一点都不行,管理是非常严格的。

此外,每天老谢在餐车操作食品的时候都要小心翼翼地戴上塑料手套,而且保证所有食品原材料的温度必须保持在华氏40度以下。此前有数据和报道显示,纽约20000的流动小贩平均每年接到4万张罚单,遭遇1万起逮捕事件。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rutini.cn黑龙江省富锦市卑囱油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 www.rutini.cn版权所有